400 653 9999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诊疗故事 > 肺结核
耐多药之后,我才真正意识到肺结核的可怕
2021.04.26 肺结核 318
分享到:

微信截图_20210426105013.png

2016年,家住贵州山区的小伙子阿康在江苏某工地做保安,出现咳嗽咳痰、夜间盗汗症状,前往当地医院就诊,查出竟是肺结核。接到儿子的来电得知诊断结果,在地里干活的母亲如晴天霹雳,当场晕倒。“他爸爸曾是耐多药肺结核走了的,一家两个结核病,祸不单行,怎么搞啊!”母亲心急如焚,打电话叫阿昌赶紧回家接受治疗。

“我爸2008年确诊肺结核,当时防疫站的药都是免费的,他治疗半年后觉得病好就停药了。我刚被诊断为肺结核时,也不觉得有多严重,就是按医生说的服药。”阿康回忆道。“岂料,厄运连连。2014年,父亲肺结核复发,诊断耐多药,因并发大咯血于2016年离世。2017~2018年,我回到家乡住院治疗,后来也反复出现咯血。因痰检发现对该院药物全部耐药,确诊为耐多药肺结核。”

微信图片_20210422095922.png

那段日子,阿康总是胸闷、气喘得厉害,重度消瘦,浑身乏力。症状较前加重,好转很慢。“耐多药之后,我才真正意识到肺结核的可怕。”面对病情,阿康感到无力和绝望。

微信图片_20210422101119.png

更让阿康感到难过的是来自村里人的歧视。乡亲们见着他就捂着口鼻,很嫌弃的样子。25岁的阿康感觉到,肺结核不仅让身体与空气隔绝,难以呼吸;也让自己与社会隔离,难以生存。

真的就无药可治、山穷水尽了吗?阿康不甘心父亲的悲剧发生在自己身上,要是父子俩都“前赴后继”,可怜的母亲还怎么活啊?!阿康把自己关在家里,上网搜寻到山西运城安国中医结核病医院专治耐药性肺结核的信息,他连续几天在网上读完了两本书,一是著名作家蒋子龙先生的《空洞》,一是人民日报社陕西分社原社长杜峻晓的《奇医神药》,这两部描写该院的纪实文学使他对祖国中医药充满了信心。

微信截图_20210426105250.png

之后两年多阿康多次从贵州山区老家来到运城治疗。“CT片与上一次差不多,病灶很稳定,心电图也挺好,不用担心。”“回生灵”传人焦最婵主任看着阿康的复查结果说。停药约3个月的阿康神色轻松,对治疗结果很满意,“停药后肤色也没有之前那么黑了。”

抗结核疗程期满,强化期以后,连续三次以上痰培养结果为阴性,每次间隔30天以上,没有治疗失败的证据,咳痰、发热等症状消失,肺部CT提示病灶缩小并稳定,阿康达到耐多药肺结核的治愈标准。

伴随着全国人民抗击新冠疫情的胜利,阿康也走过了战胜耐多药的长征,他更加切身感受到祖国医学的伟大神奇!

得知儿子治愈的消息,母亲喜极而泣,但很快擦干眼泪说:“不能哭,治好了是好事,要笑,才对得起帮助我们的人。感谢安国医院的医护人员,特别是感谢焦最婵医生。”

微信截图_20210426105418.png

阿康特意制做了一面锦旗,上书:白衣天使技术一流,情暖人间患者如归。